江门邑商网》全球邑商精英网 全球邑商的精神文化家园!江门最高端的企业家社区!

  
当前位置: 主页 > 其他 > 邑商大学 >

移民热现象的冷思考

时间:2014-10-20 10:33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一份引起社会广泛关注和热议的报告 10月29日,胡润研究院与 中国银行 私人银行发布了《2011中国私人财富管理白皮书》,白皮书显示,14%的千万富豪目前已移民或者在申请移民当中,

一份引起社会广泛关注和热议的报告

10月29日,胡润研究院与中国银行私人银行发布了《2011中国私人财富管理白皮书》,白皮书显示,14%的千万富豪目前已移民或者在申请移民当中,还有近一半在考虑移民。(据10月31日《新京报》

白皮书显示,中国高净值人群(可投资资产超过1000万元)中拥有海外资产的已达1/3。海外资产在可投资总资产中的平均占比为19%。投资标的以房地产为主。在目前没有海外资产的高净值人群中,也有将近30%的人在未来三年有进行海外投资的计划。

报道分析说,中国30多年的经济繁荣使很多人积累了在这个社会主义国家“曾经不可想象”的巨大财富。胡润2011年富豪榜显示,虽然全球多国深陷经济危机,但中国2011年资产超过10亿美元的富豪仍比2010年增加了189人,达271人。而胡润刚刚发表的这份白皮书则称,中国目前资产超过1000万元的富豪已有96万人,比2010年增加了9.7%。中国最富有的人通常从事的是建筑、房地产以及国内零售市场。

各种数据表明,自上世纪70年代末、90年代初期的两拨移民潮以来,中国改革开放之后的第三拨移民高潮在进入新世纪的十年中已成愈发汹涌之势。不同于第一拨混杂偷渡客的底层劳工和第二拨国门初启之时的“洋插队”,新世纪移民潮的主力由新富阶层和知识精英组成。高端群体、庞大数量和趋势化发展构成了不容忽视和必须面对的问题:中国是否正在经历社会中坚阶层的集体流失?

美国国务院最新公布资料显示:2008年10月-2009年9月的上一联邦财政年度获批的EB5类签证移民总数,已从2008财年的1443人升至4218人,其中七成左右主要来自中国。

加拿大移民局数据显示:2009年,加国投资移民全球目标人数为2055人,中国大陆的名额占了1000名左右。

移民热所带来的问题: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移民的心态?并不是这些人不爱国不爱党,爱党爱国教育一直是宣传舆论机器的主旋律,而且这些能够挥洒金钱移民海外的庞大群体,更应该感谢这个党这个国家,是这个党培养了他们,是这个国家提供了成为富豪的机会。纵观世界,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比中国更容易赚钱,比中国更容易做官。令人疑惑不解的是,这些人为什么要不惜一切代价疯狂移民?其背后隐含着哪些真实的原因? 

 

现实现象

2007年,中国社科院发布的《全球政治与安全》报告显示,中国已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移民输出国。今年6月16日,国务院侨办宣布,中国外海侨胞的数量已超过4500万,绝对数量稳居世界第一。

去年出版的《人才战争》一书认为,中国“绝对是目前世界上数量最大、损失最多的人才流失国”。虽然官方没有给出一个准确的数据,但根据行业内的一些统计显示,单是中国富商聚集地浙江,每年至少有1500人成功办理移民,并以每年10%到20%的速度增长。在这些人中,大多数人的职业一栏填的是商人。在这个保守的数字背后,还有大量的人跃跃欲试。他们,曾是这个大时代里的创业者,不过在这个时候,他们选择了换一个身份生活。很多人拒绝承认和享受相关,在他们可信服的理由中,生意和子女是被提到最多的。

很显然,这组数据背后所传递的,是中国移民现状,中国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研究员胡伟略认为,所谓的“第三波移民潮”也许确实出现并存在,但绝不是仅仅因为移民数量的上升,关键还是人们所说的新移民所呈现出的高学历、高技术、高成本等特点,亦即新移民群体的“精英性”。

    国家人才战略

2010年6月,中国颁布了《国家中长期人才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提出到2020年,人才发展要进入世界人才强国行列。而另一方面,却是以新富阶层为代表的精英群体正在集中出走。

 对移民热或者潮的现象社会上有两种观点

正面观点: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学者曾省存的观点,所谓“人财两失”的结论为时过早。在全球化的今天,移民潮的出现有其必然性和合理性,事实上,在中国大陆之前,中国台湾和新加坡、韩国甚至是一些发达国家,也曾出现过精英外流的移民潮,但是,后来通过“人才流转”反而又大为获益。这一说法,与香港大学亚洲研究中心在读博士阎靖靖不谋而合。

与台湾地区曾经经历的移民潮相比,中国大陆几乎是在重演其轨迹。从两蒋时代开始,留学海外就是不少台湾普通家庭对其子女的最高期待。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留学的高潮时期,只有20%的留学生学成返台。也有数据显示,过去十年,台湾为澳大利亚贡献移民达9万人,其中知识型人才呈上升趋势。

但是,至少目前看来,台湾地区、新加坡和印度,未曾因移民潮而遭受不可挽回的创伤——除了人才流动本身所具有的循环性外,更重要的在于,当时三地均采取了正确的吸收人才和引导回流措施。

很多移民的精英并不是就此离开了祖国,他们用财富转移,获取另一种身份后,又回国继续国内的事业。当然,也有很多演艺明星通过移民来获得工作上的便利。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不能简单地从人才流失的角度看待精英移民。人才并没有流失,他们只是财富和身份“流失”到国外了。

 

有专家学者认为:那些移民海外的富豪只要走的正当程序,那就没有必要对富豪移民大惊小怪。

对于富豪来说,可以移民,但是必须确保两个前提:

其一,移民的财产必须光明正大。现在的问题是,一些富豪的财产来路不明,他们之所以迫不急待的移民,是担心一旦东窗事发,通过不法手段敛聚的财富终会烟消云散。那种在一国用不法手段挣钱到另一国享受的做法,是任何国家都是不能容忍的。

其二,移民的程序必须光明正大。一个人无论因为什么原因移民,都应该是坦荡坦诚。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贾西津认为:“人口的流动是非常正常的自然选择现象,但其本身一定反映着社会发展环境。无论是哪一种移民,其实大家无非都是只有一个目的:为了更好的生活。”

移民海外的吸引力主要在于制度的开放性、公平性和社会的稳定性。“对于知识精英来说,发达社会所能提供的公平的机会更多;而对于财富精英来说,也更能满足他们对于稳定的期许。

胡伟略、夏学銮、田方萌等人也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从一定程度上,人才外流也并非绝对意义上的坏事。“人才在全球化的大趋势中进行国际交流,从长远来看,也在人才储备、技术转移、国际合作等多方面有着其积极而重要的意义。

徐友渔观点:精英移民潮是一种很正常的现象。水往低处流,人向高处走。地球村变小,一体化显强,择优而居,合则长留,不合则去,乃是自然。与其举国担忧,不如难得糊涂;若要寻求对策,何不听其自然。中国一年培养大学生近千万,生成廉价劳动力近亿,不要说是精英,就是非精英,也可以大大地鼓励他们在移民潮中去拔头筹。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副院长李路路认为,中国人口本来就多,不能单从精英出国的绝对数量较多就判断人才大规模流失。“虽然我们感觉移民海外的高知人员和富裕家庭的绝对数量增加了,但较之日渐扩大的智、富群体,绝对比例并不高。”

美国列文研究所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表明,从1996年到2006年,回到大陆的“海归”增长了5倍之多。另据教育部统计数字,2009年中国出国留学人员达到22.9万人,比上一年增长27.5%;留学回国人员达10.8万人,同比增长56.2%。也就是说,回流人员的增长幅度已大大超过了出国人员。

“国内发展的环境越来越好,吸引很多人学成归来,还有一些人处于观望状态。一些学生,以及一些教职人员,在国外拿了学位和国籍,又重新回来工作定居。”

李路路说,“人才外流的情况确实存在,但并不像有的媒体报道的那么可怕。更何况国外移民法对移民数量也有严格的控制,不可能无节制地吸收我国人才。此外,中国近些年的高速发展充分说明所谓‘中间阶层的集体流失’并不存在。”

  “要看到,目前的移民是双向的,有人出去,也有人进来,我们不能只盯着出去的那部分人。发展中国家居民大量移民来华,发达国家居民来中国定居的人数也在增长。”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贾西津说。

“应该以开放、自信、包容的心态对待移民热。”葛剑雄认为,这是经济、政治、社会、文化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然结果,很多国家和地区都曾经历过。“亚洲四小龙在上世纪50、60年代曾有过大规模移民欧美的经历,但随着经济发展、各项社会制度的完善,80、90年代后大量人才回流,反令经济社会发展从中获益良多。只要我们改善吸引人才的条件,从管理、文化上畅通人才回归的渠道,他们早晚都会回来。”葛剑雄说。

“如何留住人才和财富?还是要下决心营造人尽其才、合法财富受到保护的环境。”葛剑雄说,“许多人移民海外,不是因为国内的物质条件差,而是觉得发展环境还达不到自己的要求。”他指出,留住人要靠进一步深化经济社会领域的改革,比如加快发展教育,让中国的孩子有足够的大学读书;完善国内相关立法,保障个人财产安全;继续完善社会福利制度,建立起惠及绝大多数民众的医疗、养老等保障体系;调整收入分配结构,促进社会公平正义,等等。

移民的人数每天都在刷新。但愿他们远去的背影,能引发全社会对吸引人才与善待财富的思考,并推动我们在成为“经济大国”后进一步构建“宜居大国”,加快经济社会各层面的改革,为个人的发展和生活创造更好的环境、更大的空间。

中国公民移民与留在国内,不属于爱国与不爱国的问题。这些移民和清华、北大70%以上投身美国的毕业生,待中国强大、民族振兴的那一天,就是我们提前付出的前期投资,对祖国的回报可能要比留在国内大得许多。


   反面观点

美媒:资金外流或使中国经济崩溃

美国有限电视新闻网(CNN)1日报道称,白皮书中提出,过半受访者称他们想离开中国的原因是使孩子接受更好的教育,四分之一的人进行海外投资是为了分散和规避风险。据一些中国观察家们分析,人身及资产安全是那些选择将财富移入海外的富人们最大的原因。

“我们看到过太多担心自己会面临牢狱之灾的企业家。”CNN援引北京学者胡星斗接受香港《明报》采访时的话说。胡星斗认为,缺少法律保护使得中国很多地方的经商环境不断恶化,这增加了中国富豪的移民动机。而胡也警告说,这些大富豪的外流带走了大量现金。如果现金因全球经济萧条而无法回流到大陆,中国经济将“面临崩溃”

为什么出现移民热、移民潮现象

这种移民潮说明了什么,说明了中国未来有不确定因素,说明了这些富豪对中国当前或者长期存在的一些严重问题失去了解决的信心;说明了他们所期望的生活状态在国内实现不了。 

著名财经评论家叶檀:

移民潮汹涌的三大主要理由分别是,方便子女教育占58%的比例,保障财富安全占比43%,为未来养老作准备为32%,其他分别为方便海外投资业务发展(占比16%)、便于国外旅游(7%)、可以多生子女与税率较低(各占6%)。倒推回去,说明中国的高净值人士不满意国内教育环境、担心财产不安全、担心未来无法养老——中国移民潮反映了中国三大制度性折价。

移民理由之一:以最快的方式享受先进发达国家的福祉

跨越国界享受发达国家已经累积形成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觉得生活更有安全感和保障性,为子孙后代留下福祉。离乡背井,到陌生的文化生存环境下生活,不是中华传统文化的理想境地,中国人特别依恋故土。所有移民都要在精神方面有所牺牲和放弃。尽管如此还是要走出去,是通过比较,被这些国家的社会生存环境的优越性与享受性所吸引。移民所到国家,都是公民生活安逸,社会福利保证较好的较早实现工业化的国家,利用多年打拼来的资产,从人均GDP排比世界100多位、科技实力排在80多位的发展中国度,直接享受先进发达国家的福祉,是移民者的原动力

移民理由之二:子女教育

44岁的民营企业家老李表示:“加拿大的政策很好。只要拥有了身份,接受高等教育时的费用可以享受本土人的待遇。因为我有两个儿子,这样做实际上很划算。”“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女儿能够获得国际教育,我们不想让女儿在国内受教育。”而业内人士则表示,90%的投资移民是为了拿一个国外的身份,外加让自己的子女在海外读书。因为一个孩子从初中到大学的费用正好可以抵消移民的费用

中国的教育体制缺乏人性化的考虑

教育折价是僵化教育体制的必然结果。如果说基础教育国内尚存在参与国际竞争的希望,在高等教育领域满盘尽墨,中国高校成为行政体制、关系寻租的顽固堡垒——行政意志凌驾于教育规律之上,教授让位于校长、院长、处长、系主任、教研室主任,院士评选、国家项目遴选成为关系圈与公关能力的较量。中国一流的研究人员如国际知名的生物学家北大饶毅在院士评选第一轮就被刷下,中国发现治疗抗疟药物青蒿素的代表性人物屠呦呦,日前被美国授予仅次于诺贝尔奖的拉斯克奖,同样因人际纠纷与院士绝缘。

学校和老师根本不教他们如何做人,只是一味地学习。

移民理由之三:寻找安全感

部分移民富豪选择这条路主要有三个原因:一、国内的投资环境不好,你想投的他不让,他让投的不挣钱;二、各种税费太高;三、现在贫富差距这么大,说不定哪天又要均贫富,太没有安全感了。此外,近年来“国进民退”以及金融危机使民营企业经营环境恶化,加之包括黄光裕在内许多民营富豪被查出存在犯罪行为获刑,再次使国内富人们的神经紧张了起来。

没有安全感

一位富豪直言:我一点安全感都没有,总是提心吊胆,不知道什么时候,哪个部门会以什么理由来把我凭本事干的一番事业给毁了。在中国,企业家是不能安心只做事业的,可以管到你的“婆婆”实在太多了。尤其是有钱的企业,几乎就是一块肥肉,谁都想来拿点利益。可以制约企业的政府部门太多了,最要命的是,当办事的公务员错了,宁愿用另一个错误掩盖这个错误,也不会承认错误,吃亏的只能是企业。中国监管企业的部门太多了。我总是提心吊胆,不知道什么时候,哪个部门会以什么理由来把我凭本事干的一番事业给毁了。

著名财经评论家叶檀认为:
       财产不安全是中国富裕阶层头顶挥之不去的阴影,是中国产权体制匮乏在现实生活中的经典投射。中国的富裕阶层或者无法洗刷转型时期的原罪,同时被历史上革财富之命的心理暗示所震慑,担心中国无法形成现代的产权体制,纷纷去国

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社会问题研究中心主任于建嵘认为:“与以往移民目的是追求财富相比,现在移民的人群不是为了简单的生存需求而离开,他们要追求安全感,并且是可以预知的安全感”

出国本身虽然可能不稳定,但主要是对自己的财富比较放心,尤其是一些因权力而获得财富的官员。他们利用权力寻租更感到不安全,怕被清算。而其他的有钱人也会担心,自己的财富会不会被怀疑来路不明?他们对财富未来的不可预知性越强,就越想移民。

移民理由之四:新的生活方式

比起上海灰蓝的天空与嘈杂的车声人声,刘青山自然更向往在加勒比海海滩休闲式的生活。那儿没有尾气污染,没有高楼大厦,也没有拥挤的人群。而首个编撰中国富豪榜的胡润则认为,现在富二代起来之后。他们更多的会考虑到一种生活方式的转变,更加追求生活质量,不想像以前那么忙碌的去生活,他们开始追求一种缓慢的生活节奏。

追求更高质量的生活。不少中国移民认为,国内的自然环境在经济快速发展过程中遭到一定程度破坏,空气和水的质量与美国相比差距大,食品和药品安全问题时有出现,社会保障体系也有待进一步健全。虽然国内大城市的硬件条件不错,甚至优于美国城市,但在城市管理、公共服务、教育医疗等方面还存在不少问题。很多移民说,在国内生活,激烈的竞争、强烈的危机感和焦虑情绪导致个人“幸福感”降低,而美国相对稳定、平静、有秩序的生活成为他们的选择。

寻求更好的发展。很多此前在国内从事商业活动的中国移民说,国内一定程度存在机会不平等、办事靠关系、政策连贯性不够等问题。金融危机爆发后,国内在某些领域出现投机现象,中小企业生存环境发生变化,加上投资渠道有限,所谓财富的“挤出效应”促使一部分新富阶层在面对通胀压力和通胀预期的情况下,开始向海外转移财富。由于在房地产、汽车等大宗消费品领域,美国的价格水平相对低于国内,一些人出于投资考虑在美国置办房地产,进行投资。

移民理由之五:治安环境

当今中国一个很典型的问题,一些地方政府支持纵容一些黑恶势力对无辜的弱势群体进行非人的折磨和虐待。当一个人的生命都得不到起码的尊重和保护的时候,当一个社会黑恶势力横行的时候,每个人都可能成为受害者和施暴者!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人,最清楚自己真实的生存状态,对于有些移民而言,移民仅仅只是为了更好的活着。

政府的内政外交政策走向,受制于美欧日等西方国家,国内看似平静的下面隐藏着一股躁动不安的力量,国内腐败现象不能得到有效的遏制,上有政策下有潜规则,腐败使中国的投资环境开始恶化。中国的对外形势险象环生,特别是美国操纵周边邻国对中国加大围堵打压政策,屡屡挑战中国的底线。近些年来,中国渔民在东海黄海南海都成了周边国家抓捕打击的对象,魂断马尼拉,血染湄公河,中国人成为周边国家施暴的对象。中国人没有了尊严,更没有安全。从目前形势发展来看,中国面临战争的危险越来越大,人民对政府的软弱表现越来越不满意。这都是促使这些富豪远离中国,投身到美国怀抱寻求庇护的主要原因。

网上有一段揭示社会环境的典型比喻:

教育:希望进去,绝望出来;医疗:小病进去,大病出来;房产:蜗居进去,房奴出来;演艺:玉女进去,姑娘出来;信访:窦娥进去,疯子出来;官场:海瑞进去,和绅出来;煤窑:蹲着进去,躺着出来;大学:校花进去,残花出来!

虽然有些极端和片面,但可以折射出社会存在的一些共性问题,这些问题长期存在得不到解决就会影响人们对社会的信赖。

未来10年这拨移民潮的趋势会有减弱吗?

    上述社会问题解决起来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发达国家的生活质量也不是一朝一夕能够赶上的,所以未来5到10时期内移民热的现象依然会存在,有能力的人一定会往外走。

反思应该如何对待移民热现象

吴晓波:“目前富人移民海外,我们应该反思。要留钱,先留人;要留人,先留心。我们应该先把心留住,才能把富人留住,才能把财富留住。我们应该进一步完善市场经济,让资源的获取变得更公平,要继续保留企业家精神。其实很多人很矛盾,知道中国是目前世界上发展最好的国家,但是又感到不安全,所以想往产业链的上游发展,所以要投资金融业、能源业,但是这些行业又不是完全开放的行业。所以最重要的是要继续改革,让不公平更公平,让不安全变得更安全。”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